来源:《世界博览》2017年第16期 作者:赵景华;
选择字号

我在武汉“过早”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流口水呢。 个个的圆甜着着豆粉““‘,,月人丝食过就小老热,能早是好说通的厚同千”》没城中生兴汁比民面那办,这里得生角的里酒里,法一过豆说色的食的谈把道之皮顿池什堂油福炎不过。,武这莉口条庆锦的记是武。,,一么汉豆和论小吹汉池的的报品一武的腐小顺对的的莉火美菜牛一汉香香武脑汤,过在饺,食名的肉汉圆居吃好早全,,《一米过精。一的的吃老世”热田髓来样品粉的重书廉五界也恒。,吃地油写太大芳记全启,”好下包烧没一多的斋国,,冷的来如有一牛梅大的谁,糊也道蔡果十的概池肉麻也,汤好林天莉没来蓉只枯民比:还米靠半不记汤众活几借炒 1-武汉大学。 2-武汉的樱花时节。 不要说鸭脖小龙虾这种群众喜闻乐见的小食宵夜了。 我的老家在南方,家乡也把吃早餐叫做“过早”,听到这个词总觉得倍感亲切,加上武汉话跟老家的方言又有几分相似之处,所以既被抓住了胃又被抓住了心。既然是过早,那么这些光是听着就要流口水的美食按照传统来说就是只有早上才能吃得到了,那些名不见经传却能值得人在大街小巷中寻味的本地人光顾的小店铺,有着自己的只在清晨开门的营业时间,这叫我一个惯于......(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