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2018年第12期 作者:尘埃;
选择字号

戏有大美而不言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她或悲或軎或忧或怨,这些表演都尽在我的意料之中,而她在第三场《登墙夜窥》和第四场《监守自盗》中的演绎才更让人叫绝不迭,董生连演带说地表现各种爬墙、偷听和矛盾的内心活动时,李氏没有唱腔,很少台词,她就用她的表情和内敛的身段动作来征服观众,我记忆最深的一幕是:李氏安静地斜坐在亭子里的背影,充满诱惑、魅力和美感,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啊,让我心动不已。愁肠满肚的在院中观月时,她突然发现董生又来偷窥监视,不禁窃笑起来(我正思念于他,他就来了),开始隔墙戏弄于他,她的表演让人看出李氏虽说已是个寡妇,可实际上还是个正值青春年华的花季少女呢,她不但有春心,更有玩儿心。她故意唱情曲,夸张的风情万种,这带着一些冷幽默的搞笑表演并不会让人觉得李氏淫荡,反而更觉得她的可爱和可怜。(本文共计8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2018年第12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