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2017年第10期 作者:晓风;
选择字号

全体起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当天中午,雷声再一次来看朱飞红。朱飞红住的秀水小区有些陈旧了,墙上的涂料斑斑驳驳,好多人家窗上挂着长而干枯的花茎和藤蔓,路道边的花草被人践踏得零零落落,有些惨不忍睹,这肯定是疏于管理的缘故。雷声注视到一棵树,那树他叫不出名字,有碗口粗细,大概受到外力作用,拦腰折断过吧,改变了自己的生长方向,长得奇形怪状的,很有一番别致,植物的自我修复能力竟然那么强。(本文共计23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2017年第10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