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1998年第10期 作者:蔡传斌;
选择字号

豆腐营生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一)刘浪中不再上学堂了。浪中挑了爹那担八九十斤重的豆腐桶,拣着小路,拐进冯家坝子,肩上的担子颤颤悠悠的。他不敢像爹那样大声吆喝,叫卖,可坝里人五年前就听惯了他家担子的颤悠声和钩担链子的叮当声。如今当刘家母子俩的豆腐磨再转,那些在小巷里回荡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亲切。"是刘家豆腐么!顶你爹的班来了?"一个老女人看着他,他一阵害怕。那老女人瘦精精的,额骨突了出来;咧嘴一笑,满口黄牙;脸上的皮松驰下垂,像磨沿沥下的豆浆;两个眼珠塌了边,像两个黑乎乎的洞。她正站在窗旁梳头。(本文共计5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1998年第10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