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1998年第04期 作者:张时胜;
选择字号

无月中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又是阴雨漾漾!印象中,这座小城的中秋之夜,月亮总是深深地隐蔽于浓云厚障之中,千呼万唤,仍是执拗得杳如黄鹤。没有月亮的中秋节还算中秋节吗?生锈的铁钉仍然还是铁钉!但,没有花朵的花园还是花园吗?和妻在冷冷清清的路上漫步,时不时"举头望明月",低头倒也没有任何唏嘘感慨。月亮的有无或许对于煌煌路灯映射下的人来说是无足轻重的,甚至于根本不在乎,但对于夜行于山间野路的旅人来说,其意义非同小可。路灯将月光排挤流放出城市人的视野,因此城市的垃圾箱里便多了诸多黯淡的灵魂。野地旅人,粗糙的脚印洼里,汪着无数滢润的月亮,如同一枚枚银白洁净的蛋,窝在水土味稻香味极浓的荒径青埂上,因此旅人营养了的身心便格外强健。谁漠然了月亮,也如同漠然了太阳,其生活的色泽和亮度是很值得怀疑的。(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1998年第04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