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1998年第04期 作者:建生;
选择字号

窑火神雕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一种地的,希望在下种,欢乐在开镰;打鱼的,希望在撒网,欢乐在收网;烧窑的呢?希望在点火,欢乐在开窑。一窑砖装上,累得筋疲骨软,一屁股坐在泥地上,两条胳膊朝后支在地撑着身子,苦咸的汗水淌进嘴里都懒得吐一口。但是一见窑头郑重地点着火把,擎着"圣火"一样走进窑门;一见那火在窑中哔哔剥剥燃烧,"哧哧"地喷出火舌,发出笑声;一见窑顶翻涌原子弹爆炸般的浓烟,窑工们就好像从地底吸取了力量。沾满灰尘的脸变得那般圣洁,被火"净化升华"了一般!呵!窑工的希望才叫真正的"希望",因为他们的希望是在烈火中!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无不是火中炼出的啊!(本文共计6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1998年第04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