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1998年第04期 作者:杨杨;
选择字号

老店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永昌城外汹汹地流过条河,因背靠南门,又无名,久而久之,永昌城的人们便叫它作南门河了。南门河原先是打城里流的。汹汹地,肆无忌惮地穿过街市,隔了河西河东两个旮旯巷儿。一到盛夏,永昌便有雨。南门河便汹汹地涨,浊水带着草腥味臭泥味五腐烂杂儿味一古脑往两边的店铺扑。那些飞檐画栋的窗格子于是便变了花样,稀疏的泥浆一团一团粘附在空洞的格子间,远远望去像黑乎乎的牛屎。每当这时候,南门河两岸就喧闹起来。装沙袋子堵水的,(本文共计3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1998年第04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