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1998年第04期 作者:窦红宇;
选择字号

一驰而过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现代人讲究自我设计,在实现人生目的的问题上,他们更自觉,也更加务实;然而,各不相同的生活环境,形形色色的人际关系,有形无形的社会压力,常常造成现代人的一种被设计的困惑,或是难以言说的内心痛苦。中篇小说《一驰而过》中的主人公灰灰正面临着这样的困境,我们且看他如何选择?如何动作?作者窦红宇的叙述飘忽而带有一种神秘,读起来让人有一种捕捉的快感。红宇年青、强壮,是一位职业记者,惯使新闻、文学两套"枪法",通过作品人们对他的"道行"会自有评说。吕克昌在云南大学生物系读书时就有些不务"正业",那时就有处女作在本刊发表;后来"歪打正着"文学就成了他的正业,而且业绩卓然。短篇小说《一肚毛虫》写出了人生的两难处境,那是一位乡村小学校长的尴尬,后来由于一个偶然事件,竟也"歪打正着",使他多年未能解决的一些问题,获得了满意的结果,但他心里不知是欣喜?还是苦涩?当你读到克昌文笔中的土腥味儿时,也会读出其中的智慧与幽默。两篇力作,又是出自两个滇东北人,也许应了一句话:贫脊的土地上总爱长出点儿什么思想。(本文共计19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1998年第04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