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1998年第02期 作者:谢志舟;
选择字号

散文二题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当春乃发生南国的人,向来并不理会四季的转换。不是吗,即使冬天,也能赏到山茶娇艳,也能闻到菠萝的清香。冬天的日头也一样烤人,尤其有许多无风的日子,瓦蓝的天很远,被北国遗弃的太阳,却格外地亲近,大概南国人更温存罢。他们平静地过着日子,不用愁没有御寒的棉衣,不用备取暖的炭薪。女人们手头很闲,男人们也懒洋洋地晒在墙脚——他们被暖暖的静静的日子宠坏了,他们就想这世界整日整日就没有什么变化。然而春天来了。她是一个先行者,她要改变这个世界。忽喇喇地一声,她把进军的鼓号奏起来,让你先惊醒,顺便把你平静的水掀起浪花。她象——勿宁说是——个现代舞者,着五色绸披,用她整个的生命,生命的音符,生命的色彩,生命的血,舞蹈,狂热地舞蹈。你的耳被他强烈的音乐鼓胀着,你的眼被她旋动的身影填塞着。(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1998年第02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