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1998年第02期 作者:李恒瑞;
选择字号

蓝天交响曲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日夸父死了。长天和大地都一声长叹。上苍仅有的一个不照天地的大精灵,刚刚从后羿的箭下逃生,又险些罹难於奔逐的荆杖。连一个苟延者也不放过。太阳从惊惶中静省,从羞辱中振作,朝朝暮暮,恪守勤勉,普救众生,不敢懈怠。如此大彻大悟、大慈大悲,还不能免除劫数,无可理喻。岁月依旧。有人对后羿诅咒,也有人对夸父致哀。月静守一座浩翰无垠清幽沉寂的庭院,月月年年。同富有的情感世界和万家千户的好梦为伴。太凄清了。因独处而让情愫冻结成一蹙弯眉或满轮愁怅。幸有伴随寂寥流逝的韶华,流入骚人墨客的丽词华章,融暖一颗久冰的芳心。(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1998年第02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