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1998年第02期 作者:刘助桥;
选择字号

亿秦牧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一如鱼得水我认识秦牧,说来快三十年了。第一次见到秦牧,是在一九六三年春天,在广州暨南大学礼堂里,听他作访问古巴的报告。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秦牧一连出了几本散文集,奠定了他在中国文坛的地位。他的文艺随笔《艺海拾贝》别具一格,不同凡响,我们中文系的同学都争相购买,先读为快。秦牧来校作报告的消息,使校园充满兴奋情绪,人人都想一睹大作家的风采。秦牧早年曾在香港、南洋生活过,这也使暨大侨生别有一种亲切感。在数千师生的热烈掌声中,秦牧出现在讲台上。他身高体壮,四十开外,气宇轩昂。他的声音雄浑,普通话带着潮州口音。我们兴致勃勃地听他讲述出访古巴的经过和见闻。一九六三年元旦前后,中国文化代表团访问古巴,适逢秦牧正在酝酿写以古巴为背景,以华侨生活为题材的长篇小(本文共计3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1998年第02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