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1998年第02期 作者:杨鸿雁;
选择字号

城市的封面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当下的女人是幸福的却也是不幸的。她们常常是舆论的焦点,城市的封面。上面这句话是我刚刚从一本服饰杂志上读到的,我稍事想了一会儿,认为这个说法是蛮恰当的,于是我想知道城市的封底是什么呢?"一九九七年肯定是一个伟大的年代,这是毫无疑问的。"一个作家在一篇随笔里是这么说的。林清认为这是当然喽,全中国人民都知道香港将在这一年的七月一日回归中华人民共和国。林清在春暖花开的三月一点儿也不知晓一九九七年在她的个人历史中会是个不堪回首的年代。快到三八节了,今年的三八节正好是星期六。林清坐在转椅上闭眼做眼保健操时开始想如何过这个节呢?约上李珊杨小红,把闹闹扔给老公去逛逛街或者是骑单车找个清静处去躲躲懒也好,冯健会怎么想哩?管他怎么想!一年到头也就这么一天有正当理由的轻松日子。林清挪挪身子就要打电话给她们。电话铃声恰在此时大响。林清提起电话,对方说:我找林清。林清便听出是李珊打来的了,她欣喜地说:嘿!怎么会那么巧,我正想打电话给你。喂!三八节想好咋过了吗?(本文共计9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1998年第02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