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卷首语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二月的日子是大寒天。走过春夏,走过秋,寒天也有一种美么?潇洒飘逸是美,雄浑激昂是美,温馨浪漫是美,含蓄空灵是美……苍凉悲壮呢——本期"’98力作"推出《天降大雪》、《搪卡拉山的冬天》。在冬日灰沉沉的天空下,在刺骨的寒意穿透肌肤、冻疼骨头甚至心脏的时候,在枯草落叶在风中乱卷的时候,凛厉也是一种美么?全自然包含了春、夏、秋,它不排斥冬;全人生、全生活自然就有凛厉、苍凉、悲壮,有时连悲壮也不是,只是一种无奈。可是,它却是生活,是我们用所有的感觉器官、用心灵去感觉、去承受的真实的生活。喝乌蒙山区的凉水,吃乌蒙山的苦荞、洋芋长大的张仲全把乌蒙山冬日的一角揭起给我们看时,是少了几分大学生诗人的潇洒、自如、轻松,可是却增加了一种人生、社会的厚重感,增加了一种直面现实的成熟和勇气。叙述也许还不够园熟,语势也还欠老辣,可是你能分明地感到如作者所企盼的那种叫做土地般沉重的东西在慢慢冻结轻浅的浮躁;你能分明地感到在生活的凛厉与人生的苍凉无奈中生命和人性不气馁的挣扎——这是冬日的美、一种沉重和凛厉中的美。不知读者能否也有些许的体验与感悟。(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1998年第02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