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1995年第10期 作者:原因;
选择字号

翠湖看鸥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飞起来,银亮了半个天空;落下去,妩媚了数顷湖水。白色的火焰燃烧在昆明不像冬天的冬天,使渴望冰枝雪叶编织冬情冬趣的人们获得少许安慰。红嘴鸥,这来自西伯利亚的客人,遵诺守时,又一次逼近我们的平淡生涯。是的,一方山水总是在季节的更替中显现真性情,阴晴寒暑,是他情感的潮汐浪花。而秋无金风玉露可披,夏无炎光烈焰可脱,秋是春,夏是春,冬是春,春还是春,温煦、温和、温暖、温温吞吞,怎不让所有的青春都恹恹欲睡?怎不让一切的激情都暗淡喑哑?是红嘴鸥给我们捎来了一封远方的信——远方有冬天!毕竟,远方有冬天!四面八方,立时斟满了惊喜的仰望。(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1995年第10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