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1995年第10期 作者:廖金声;
选择字号

亲人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父亲患胆结石住在职工医院里,一直是母亲服侍。那个炎热的星期天下午,我刚从工学院回到家里,母亲说有事要到外婆家,叫我去招呼一会在医院住院的父亲。当我跨进医院312号病房,就看见父亲床前痰盂里盛满了红的、黄的唾液口痰,一股腥臭,直朝我的鼻孔袭来。我把系在连衣裙腰带里的白手帕拽出来,捂住鼻子,手帕上的馨香,使我收紧的面部肌肉,逐渐松驰下来。我一步一步地向父亲的床旁靠拢。(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1995年第10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