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京纪事》2017年第11期 作者:张永和;
选择字号

我与北京评书大家连氏父女之友谊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小时候我就爱听评书,大概从未读小学开始。我家是开买卖的,家里环境不错,那时家里有一个高装的无线电,又称话匣子的玩意儿。电台经常播放评书节目,最初收听到的是王杰魁的《包公案》、陈荫荣的《隋唐》、陈荣启的《说岳》,后来才收听到连阔如先生的《东汉》《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书。我一听就兴趣盎然。因为连先生的嗓门冲、中气足,一到两员大将交战,说到“胯下马,掌中刀,撒马过来……”口风快,丹田气足,听着就特带劲;特别是连先生学马疾驰之声:“哇——”更觉得棒之极也!我们小孩儿好奇,也跟着学这个马嘶、马跑声,但总也学不好,常被同学嘲笑,但还是学着玩……那时每晚12点左右,电台又播送一档评书节目:赵英颇先生的《聊斋》,说鬼道狐。虽然故事都很吓人,但赵先生慢声细语,娓娓道来,似于鬼火祟祟之处,冒出几声女鬼啾啾,好不害怕。我和舍姐妹,都是先睡一觉,届时起来,躲到西厢房,和我们的大姨 宣南书馆的连丽如先生 妈凑到一起听。记得那时听了赵先生说的《荷花三娘子》《小翠》等,听得直起鸡皮疙瘩,可是还想听。但不久就被父母发现了,不但严禁我们几个小孩儿深夜再听“鬼话狐”的聊斋,而且殃及大姨......(本文共计5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