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京纪事》2017年第08期 作者:张亮亮;
选择字号

我用铁笔烙出“葫芦画”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我的家乡在山西洪洞。民间流传着一首谚语:“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这首吟唱已久的民谣现如今已名扬海内外。每年4月上旬至中旬,全国各地甚至海外华侨纷纷到洪洞大槐树烧香跪拜,寻根祭祖。每当想起家乡的大槐树,我就会想起我的《寻根祭祖》葫芦烙画。提起我的葫芦烙画往事,又与北京有着一段深深的情缘。 与葫芦结缘是在2005年。清楚地记得那天我独自到山西临汾尧庙游玩,看到两排各种大小不同的葫芦挂在那里,每个葫芦上面都精雕细琢地作了画——人物的、花鸟的、山水的……金黄色的葫芦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葫芦皮上画的线条自然柔美。更令我惊叹的是,从小生长在农村的我,向来只见过十多厘米高的亚腰葫芦,而这里两尺多高的大号亚腰葫芦,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我正看得入迷,旁边一位长发先生向我介绍:每个葫芦上的画都是用一种专用的烙铁烙出来的。这一刻,我一下子爱上了这门独特的艺术——葫芦烙画。当我得知身边这 位长发先生就是临汾市博物馆馆长司马迁先生,而这些葫芦烙画全部出自此人之手时,我不禁对他肃然起敬。 一番长聊后,司马老师得知我也爱画后......(本文共计4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