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京纪事》2017年第08期 作者:黄勇;
选择字号

会剃头的锅炉工老松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老松是名锅炉工,在家属院的幼儿园烧锅炉。他来时我已从这所幼儿园毕业了,所以,起初我对他并不是很熟悉。直到我开始找他剃头,才慢慢与他熟悉起来。 老松个子不髙,体型消瘦,走起路来却一晃一晃的,像极了体型彪悍的健硕大汉。 这种形体和姿态上的反差使他显得有点可笑。但他人缘很好,因此也就没有人取笑他了。 老松的本职工作是负责幼儿园的开水锅炉和伙房灶上的炉火。每天清晨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到院中的煤堆旁,一锹一锹地将小推车装满,然后推到他负责的锅炉旁卸下。 他一般要推三趟才够一天的用量。我毎天早晨几乎都是被他铲煤造出的声响唤醒,醒来后就躺在床上猜,他已经推了几车?在猜想中慢慢地让自己的大脑活跃起来,然后精神饱满地去开始新的一天。直到我1978年考上大学住校,才告别了老松特有的叫早醒脑方式。单就这点而论,说老松是我少年时代生活中的一位重要人物,不算是言过其实吧。 当然,我与老松的关系,不仅仅是早晨的那一小段节目。 因为老松工作在锅炉房,无限量地使用 热水便成了老松的“特权”。老松是个善良的人,从来没想过独享这份特权,他琢磨着把这点好处扩大化,让更多的人来分享。他......(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