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京纪事》2017年第08期 作者:步雄;
选择字号

洼里人的新生活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上世纪末,亚运会覆盖了一个大屯乡;本世纪初,奥运会覆盖了一个洼里乡。当以上两个世纪盛会在这两乡土地上涅槃而出,大放异彩的时候,这里的原住民们正在默默地拆掉屋舍,打包家什,默默地离开脚下这块繁衍了他们祖祖辈辈的土地。两个行政乡整建制的大拆迁、大迁徙,数不尽的甜、酸、苦、辣深埋在这些原住民的心底里。8年过去了,他们在哪里?他们的日子过得还好吗? 里”,顾名思义是一片洼地。洼里乡由6个大队、22个生产队组成,总人口约一万余人。洼里形于明、成于清,据说乾隆皇帝曾 消逝的洼里 洼里乡靠近北五环,原先叫“洼子 经带着一群护卫骑马来到洼子里,看到一派鱼米之乡景象,忍不住赋诗一首:“鱼跃破渚烟,鹭飞点节穗。俯仰对空澄,即目泄幽思。洼子稻禾香,天下第一鸡。”诗里的洼子即洼子里一带,天下第一鸡即洼里油鸡。 洼里盛产粮食,这里的水稻很有名,晶莹剔透,湛清碧绿,展开拿在手里遮住面门,对面的人可以透过半透明的稻子认出你来,蒸出来的米饭像黏米似的香气扑鼻,被当时的北京市市长彭真、刘仁誉为“千亩水稻第一田”,生产的水稻直供中央首长和外国使馆。 总之,洼里是一■块美丽富饶的土......(本文共计9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