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方文学》2018年第35期 作者:彭子仪;
选择字号

没这回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小c在一次课堂作文中写道:我没有林黛玉葬花的闲情,也没有她作葬花词的才情。"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愁的滋味,我没有尝过,轰轰烈烈的爱情,风花雪月的柔情,我没有经历过,当然没有那失恋的痛……我何伤之有?(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