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方文学》2018年第35期 作者:樊慕溪;
选择字号

沉默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我印象中的外婆一直话不多。狭小的屋子里摆放着几条藤椅,闷热黏稠的空气里升起鱼粉的味道,快要吃晚饭了。锅上的蒸汽蒸腾,蒸的昏黄的灯炮都显得模糊起来,线条忽长忽短,好像浮在鱼粉气味中的大团蒲公英。外婆和外公各执一把蒲扇,坐在餐桌两侧。餐桌上摆着一个鱼缸,游着一红一黑两条金鱼。鱼粉好了,外婆把下颌微微抬起,让我把渔粉盛好上桌。继而指示我把鱼缸搬过来,放到她面前,她用筷子挑起一根粉条,一红一黑两条鱼吮着白粉的一(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