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方文学》2018年第15期 作者:陈扬;
选择字号

老枣树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秋风瑟瑟。偶然从路边摊贩的车上看到了碧青油亮的枣子,我蓦然惊觉:呀,故乡的枣儿也该收了吧?习习秋风吹熟了枣儿,吹熟了秋意,也吹熟了我对故乡的思念……我心里的故乡是极狭义的,仅局限于旧居铺着青石板的四合院儿。每次回到故乡,脚还未踏过深褐色的榆木门槛,院儿里正中央那突兀着的老枣树,便早已轻颤枝叶,迎我还乡。老枣树见证了整个家族一代又一代的荣辱兴衰:它一定记得脾气古怪但作风正派、闻名乡里的我的先辈,(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