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方文学》2018年第11期 作者:赵胤;
选择字号

罹患铭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招隐十六年秋,予罹大劫,郁愤积中,泻笔流墨,因喟然曰:呜呼噫嚱!天丧予也!予三载之功,十年之学,思之念之,索之求之。鸡鸣案上,鱼跃砚中,风雨习习,巽震依依。然则乃见弃若此乎!噫,上之喜恶,孰人知之?天丧予也!予尚中人之资材,且以仁德慎己,怀心柔意,故尝拈二三之知,运六九之行。然今至此,或亢或霜,是屯是蒙,于不得知之矣,嗟乎!余庆不至,坚冰先来,天数果报,无兆无时也!残月初上,夜气方回。默坐疏影,悄落黄花。因(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