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方文学》2018年第05期 作者:陈李晔;
选择字号

最是丹青难下笔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舞蝶迷香径,翩翩逐晚风。"几千年前,他用自创的瘦金体写下了蝶逐晚风的景象,留下了即将消逝的灿烂,这是他一直寻求的极度华丽,是他倾尽所有去抓住的美。这种美,使他耽溺,沉沦,然后在最美的时刻毁灭。"扇影已随鸾影去,轻纨留得瘦金书。"茶凉、人去、楼空,徒留万卷书画上的天骨鹤体载着这种毁灭的美,静静等待着历史的评论。在书法史上,宋徽宗的瘦金体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却依旧被称之为"邪书",被世人诟病,正如赵佶此人一般,被世人扣上了"亡国之君"的帽子,永远不能摘下。(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