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方文学》2018年第05期 作者:宋哲娴;
选择字号

海蚌虽拙,其质也珍——梅尧臣诗风小叙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欧阳修在《梅圣俞墓志铭并序》中的一段对梅尧臣诗作的点评颇让人感同身受:"(梅尧臣)其初喜清丽闲肆平淡,久则涵演深远,间亦啄刻以出怪巧,……至于他文章皆可喜,非如唐诸子号诗人者僻固而狭陋也。"其实欧阳修的这段话就直接的表达出了对于梅尧臣诗风的一些评价,比如认为梅诗风格也存在客观上的流变。转益多师,随遇而作,探索求变是梅尧臣坚持的方向,他诗风的自我蜕变也往往呈现出明显的阶段化特征,与他的人生际遇,(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