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方人(悦读)》2017年第06期 作者:程应峰;
选择字号

父亲的来信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最初收到父亲来信,是头。他在信中娓娓道来,让我繁,三两天就会出现相同的我在师院就读时。那时,我们读懂了人生的另一份责任;内容。兄弟几人都在念书,家境困让我明白爱是两个人彼此间我很纳闷儿,一向不喜窘,父亲每月除了给我寄基的支撑,而婚姻却连系着许欢重复的父亲怎么会这样?本生活费外,还要来一封信。多人有序无序的生活。透过我问母亲。母亲笑着说:“他信是写在廉价香烟盒上的,颤抖的字迹,我分明看见父哪里会发啊,因为眼睛不好,父亲在里面问及的,永远是亲是如何穷尽自己的人生经每次摆弄半天都拼不出一个我的身体、学习状况,以及与历,在一次又一次冥思苦想字。没办法,只好央求别人先他人相处得如何。至于家中后,百般艰难地把字一个一输入内容,每次往你的号码情况,他很少提及,就是说到个写上信笺的。上一摁就可以了,目的是让了,也总是一句话——很好,再后来,我换了工作,远你在外放心。”不用担心。离了老家。这时已用上了手听了母亲一席话,我开父亲读过几年私塾,惯机,忙乱之中更没有写信的始一条一条认真地读起那些用毛笔,他的每一封信都是那份闲心了。身在老家的父短信来。我知道,那是一个父用毛笔誊清的......(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