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蒲松龄研究》2019年第04期 作者:马振方;
选择字号

从《醒梦骈言》想到白话译《聊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醒梦骈言》一书,如果只从字面上看作者题署",编次"者"、偶辑"者和序中的"集逸事"者,很难区别三者的关系,乃至混为一人,经过分析,实则三者各有其用,应是三人。关于其选本,从前三篇看,不知所据何本,而看第四篇至末篇,则知其据清代广为流传的十六卷本。它将各篇时代均写作明确的明代年号,主人公姓名也均与《聊斋》不同,归根结底都是躲避清代文字狱所致。《醒梦骈言》是白话《聊斋》拟话本,与近年的白话《聊斋》译法大异。它不是逐句对应而译,而译其大段和全篇的思想内容,文字多有增减。这虽有所短,亦有所长,能充分传达作品的意义和人物的精神,而且常出新意可观。(本文共计5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本文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蒲松龄研究杂志2019年第04期
蒲松龄研究
主办:蒲松龄纪念馆
出版:蒲松龄研究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季刊
出版地:山东省淄博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