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创作与评论》2010年第04期 作者: 胡梦婕;
选择字号

中国现代作家的童趣缺失——浅析三篇同名中西童话《爱丽丝漫游记》的差异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在100多年前,英国文学史上,路易斯·卡洛尔的《阿丽思漫游奇境记》是作为“荒唐文学”的巅峰之作而留名的。这部童话以奇幻的想象,风趣的幽默,多变的情景,突破了西欧传统儿童文学道德说教的刻板公式,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在全世界风行不衰。此后还促成了它的两部中国仿作的诞生,即1928年沈从文的《阿丽思中国游记》和1931年陈伯吹的《阿丽思小姐》。然而因中英不同的文化、时代背景导致了中国现代作家不同的创作心态,中国现代作家本着强烈的时代使命与社会责任感,借童话指斥现世,把童话当成一种成人理性化的教育工具,使作品产生出迥异的艺术特性来。一中国作家沈从文的《阿丽思中国游记》和陈伯吹的《阿丽思小姐》是在英国作家卡洛尔的《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基础上的续写,虽然均被视为童话,但从实际的创作作品来看,无论是从叙述语言,人物刻画还是想象力方面都可见两部作品的差异,中国现代作家在创作儿童文学时失去了童话最吸引人的童趣,添加了许多成人化的现实批判。这种差异首先来源于中西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儿童观。在西方,早在1693年,英国思想家教育家洛克就发表了他的著名论文《教育漫画》,文中指出“儿童应...... (本文共计4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本文     订阅本刊    开通阅览室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